黑色荆棘,你相信中国神农架野人之谜吗

游戏资讯 65

黑色荆棘,你相信中国神农架野人之谜吗?

关于“神农架红毛怪”、“神农架野人”的传说,可能很多朋友都听到过,甚至有人自诩见到过这种野人,当地关于野人的传言就更多了,比如“红毛野人”,“红毛怪”等,不一而足。

那么这种传闻中的生物真的存在吗?一般认为野人都是可以直立行走的,浑身长着浓密和较长毛发的和人类十分接近的灵长类。很显然这样纯粹的野人是不存在的,虽然关于野人的传说很多,几乎世界各国都有关于野人的传说,我国青藏高原上还有雪人的传说,除了我们人类之外,目前已知的大型灵长类动物只有大猩猩、黑猩猩、红毛猩猩、狒狒等几种,然而这些动物在我国并没有野生的,只在动物园中才能见到,而且这些动物也不能称之为“野人”。

黑色荆棘,你相信中国神农架野人之谜吗

那么为什么有那么多关于野人的传说呢?其实这大都是人们的猎奇心理在作怪,常见的动物没什么稀奇的,发现没见过的动物才叫奇闻,所以有些人为了显摆,就常会说一些别人没见过的神奇的事物,对于去过深山密林中的人来说,对别人说自己见过“野人”很显然能够引起别人的好奇,引来大家的关注。

不过也有不少专家认为所谓的神农架野人其实就是“马熊”,这种熊的学名叫西藏棕熊,是棕熊的一个亚种,又叫马熊和蓝熊,其体长约1.8-2.1米,站立时比人还要高,由于圆形的耳朵较短,肩部也比较宽,这种熊站立时和人还真有点儿相像。而且这种熊的皮毛为棕红色的,符合传说中野人的“红毛怪”、“红毛野人”的传说,因此不少人认为,所谓的神农架“红毛怪”,很可能就是西藏棕熊。

西藏棕熊又叫蓝熊,其颈部有类似于围巾类的白色的毛胸,胸口有一块月牙一样的白斑毛。其他部位的毛色以棕褐色为主,不过这种熊的体貌变异较大,不只是有棕褐色,还有褐黑色、灰白色,褐黄色等,老年时期体毛呈现出银灰色。

西藏棕熊正在亚欧大陆广泛分布,在我国主要栖息在西北西南山区的森林地带,它是一种杂食性性动物,以嫩叶和果实为实,也会翻掘洞穴的方法捕食鼠兔和旱獭,冬天的时候会冬眠,时间长达3~5个月,这期间其新陈代谢极慢,雌熊会在这期间产仔。

不过这种熊目前在我国很多地区已经极为稀少,神农架一带也是如此,想在野外遇到它是很不容易的,不过如果遇到的话,对在野外游玩的人来说是比较危险的,它觉得自己安全受到挑战、领地被入侵的时刻是会主动攻击人类的,而且它奔跑速度可达时速55公里,比人类快得多,所以在野外遇到这种熊时,距离较远可以快步走开,距离较近时不要挑衅它,也不要扭头就跑,它觉得你怕它时很可能会奋起直追,那样反倒比较危险了,最好是装成若无其事地渐渐远离它,一般情况下它也不敢和人类正面交锋,而是是会尽快的远离人类的。

英雄联盟全特效的皮肤有哪些?

我不知道你全特效的意思。我想说,所谓全特效,必然应该是什么都有特效的,不过很多人解释的“全特效”,可能只是“全技能特效”,事实上并不全面。

我理解的“全特效”皮肤,是模型(废话),技能(最基础的),动作,语言,回城,死亡都有特效的皮肤,有些特效比较特殊,比如重生,因为有重生特效的不多,所以不作为硬性指标。

满足以上条件的皮肤有:

终极皮肤系列:

EZ--未来战士

乌迪尔--灵魂守卫

凯尔--钢铁之翼

评价:原画还可以,模型也不错,有语言特效,死亡坠机,回城飞机返航,技能特效中,E的闪闪亮剑还是蛮好看的。

布兰德--丧尸

评价:原画还可以,模型比较可怖,有语言特效,不过比较简单,死亡化坟有墓碑,回城左顾右盼,技能特效相对简单,只是绿化,不过动作特效很明显,走路有绿色的脚印,就像DOTA里恐怖利刃那样。

兰博--银河英雄

评价:原画很帅,模型也不错,有些话唠,死亡停机还会摔下来,回城站在机甲上面,技能特效其实不算特别复杂,不过有重生特效,登场还有BGM。

迦娜--女主播

评价:原画很好看,模型也不错,略微话痨,不过声音比原版好听多了,死亡丢伞,回城打伞,技能特效也蛮不错。

加里奥--地狱守卫:

评价:原画很吓人,模型很像WOW的末日使者,有语言特效,动作特效很搞笑,死亡蝙蝠躺,回城左顾右盼,技能特效几乎全绿化。

维嘉--终极BOSS:

评价:原画和模型都很有意思,语言特效还没转化成汉语(很多皮肤刚出来时都这样,比如恶魔之刃,女主播),回城时法杖数据化,动作几乎和红白机都有关联,技能也都是数据化的,死亡会分解。

魔腾--上古战魂

评价:原画不错,模型也行,就是下面太尖了,像个钻头。这个皮肤是机械化的,有语言特效,动作也很逗,死亡和回城的特效也没太大亮点,不过有。

以上是我知道的,科加斯的战地巨兽,盖伦的钢铁军团我没入手,不太清楚,还没发售的代号亚索好像是。

关于其他的一些高价皮:

电玩战魂:原画模型都不错,红蓝两色的交替其实很好看,技能特效和音效都有,回城死亡有音效特效,就差个语言,限定皮里特效最全的了,惊悚派对可没回城。

吕布赵云:没有回城动作特效,有语言特效,死亡一句话。

关羽:其实技能特效都不算太特别。

蔷薇绅士:没语言特效,甚至没技能特效,129模型皮之双壁,女校长好歹还有个攻击特效。

鬼魂新娘:没有语言,不过别的都有,回城尤其犀利,哦不是凄厉。

鲜血领主:有语言,有死亡,不过没回城,而且号称石油大亨,原画霸气,但是模型里手上的那一坨真是让人受够了,总的来说还不如摄魂男爵。

国王,女皇,鬼舞姬,女警狙击,大天使:99模型皮五大天王,好在模型还不错。

冰川巨兽,宇航员,圣洁化身,女警 官,吉格斯泳池派对,霸天异形,鬼影森森,舞动巅峰,电玩女神,生化骑士,苹果机器人,冰霜烈焰,殇之机器人:有技能特效,而且都还可以,女警 官技能特效不明显不过有音效,鬼阴森森 女警 官有回城。

机器人四驱车,铁血剑豪没有,望补充。

增补:

努努:台词很萌很话唠,原画还可以,模型也不错,特效也行,不过没回城。

烈焰妖狐:其实,只有模型。

偶像歌手:没语音。

黑色荆棘:没语音,原画个人认为最美,模型就一般了,技能特效也可以,死亡特效是枯萎然后化作纷飞的渡鸦。

89冰霜系列:沃利熊有个回城,其它都是只有技能。

最近的69/45:

摄魂男爵:没有语音,其余全有。

生化博士:没有语音,有移速增加时的动作改变,其余全有。

奎因:没有语音,甚至技能特效也不那么明显,不过原画好看。

金牌主播:没有技能特效(只有模型斧头的关联),别的全有。

河水之灵:技能绿化透明化,有回城。

利桑卓:除了语音都有,原画略狰狞。

虚空海灵:除了死亡全有,原画和R,都很狰狞。

白色死神:没有语音和死亡,很酷的攀索回城。

造物主:没有语音,模型很有感觉,原画霸气。

枯萎之壤:没语音,没死亡,原画狰狞。

冠军典狱长:没语音,其余特效之外还有移速增加时的动作改变。

你写过诗吗?

诗:《春竹》破土而出笋子生,枝长叶翠写春诗。风吹绿浪奏乐韵,竹报平安新年到。

有没有一部剧电影或者小说让你久久沉入其中无法自拔?

没想到,我并没有等来婚礼,而是等来了背叛…

第1章 悲凉,要死滚远点

不可能,于景炎或许为了自己的利益有些不择手段,但他也不笨。现在这时候对小诺下手,对他没有任何好处。

“心悠,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?”伊墨的敏锐的问道。

我看了眼冯队长他们,见大家都在忙也没注意我们,摇了摇头,“没事,你先去上班吧,我也该工作了。”这种事,不能乱说,凡事要讲证据。我相信,冯队长他们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。

又过了一个星期,那个女友被杀案,虽然经历了一些波折,但终归是了结了。

说起来我虽然不想承认,但事实的确是我那个父亲在背后帮了忙,终于查清楚了篡改鉴定报告的真相。

于景炎因为滥用职权陷害同事,被免职,并且被判入狱一年。而我,终于拿到那一纸任命,成为最年轻的女主检。

看着于景炎被戴上手铐,却仍旧对我露出那种不服气,且带着愤恨的目光,我的心中,只觉得悲凉。

曾经他是那样的意气风发,立誓要当一个好法医,伸张正义,如今,却成了这个样子,人心不足蛇吞象。

他在乡下的父母对他寄予厚望,可现在,他这一辈子,都被自己毁了。

“心悠,最近我在研究一个课题,正好你来当我的助手。”临近下班,李科把我叫到办公室,把一份文件给我,让我先熟悉一下。

李科是个经验丰富,专业极强的老法医了,研究一些课题也是正常的事,都是为了帮助我们在尸检的时候能够更有效的找出真相,为死者说话。

我有幸能够参与,心里很高兴,希望可以在这项研究中取得突破。

“谢谢李科信任。”

“谢什么,你的专业技能是出类拔萃的,不然就算我们再推荐,你也做不到主检法的位置。再说,论私交,我还是你叔叔,提拔你也是应该的。”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

“你父亲在楼下等你呢,正好,我今天还有事不能去,你帮我把这份礼物捎带给你父亲。”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我皱了皱眉,没有接,“李科,我不太方便。”

刚才我就接到陆家豪打来的电话,说要让我回家,庆祝我升任主检,同时,也是他的五十岁寿宴。

我不禁觉得好笑,我还哪里有家。

“心悠啊,于公我是你的上司,也是你的师傅,于私,我是你的长辈,你也该叫我一声叔叔。不是我要帮着你父亲说话,他对你真的挺好的,我知道你心里有气,还在怨恨当年的事情,可你父亲也知道错了,这几年他在背后为你做了不少的事,就拿这次来说吧,他比谁都着急,四处奔走。”

“他做多少都没有用,他能让我妈死而复生吗?”

“心悠,逝者已逝,你是个做法医的,这些还看不透吗?再说,就算你不当他是父亲,就算是一个外人,为你做这么多,你就算没有感谢,也不该拒人于千里之外吧。”

说着拉着我走到窗前,隔着百叶窗往外看,“这几年他经常来这等你下班,你都躲着,可是你看他也是一把年纪了,你也是做了母亲的人,我想再多的话不用我说了。”说着把那个小盒子塞到我手中,“下班吧。”

“心悠。”见到我从办公楼里出来,陆家豪笑呵呵的迎了上来。

“这是李科给你的东西。”我把手上的小盒子递给他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转身就走。

“心悠!”他急忙伸手拦住我,“我特意来接你,你难道不能陪我吃顿饭吗,我……”

“陆家豪!”不等他的话说完,我冷声打断他,“你别再来了,被你家里那两位知道了又要找我闹腾,你要是真的心有愧疚,算我求求你,以后就当做陌生人。我的事,你也不用再费心了,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,不想跟你有任何纠葛。”

每次见到陆家豪,我都会想起我妈当年惨死在我怀里的那个雨夜。我不知道,他怎么就能若无其事的面对我。

“心悠,你毕竟是我的女儿埃”他一副老泪纵横的样子,可我,却觉得那么假。

“女儿?”我嘲讽的笑了笑,“你别忘了,当年我和我妈是被你怎么撵出家门的,你又是怎么对我说,要死滚远点。你忘了,我不会忘。”

丢给他一个冷硬眼神,我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我突然很想见伊墨,比任何时候都想。这一刻我才知道,不知不觉中,在心里,已经完全依赖他,把他当成我终身的依靠。也是这一刻,我明白了,其实,我一直很渴望有一个家。就像当初和妈妈相依为命的时候,虽然颠沛流离日子过得苦,但我就觉得很幸福,心里很安心。

而伊墨,给了我所有渴望,曾经却不敢碰触的,甚至不敢想的。

“心悠,你怎么来了?”

我是第一次来他公司,又没有预约,便被前台拦了下来,我只好给他打了个电话,没想到他亲自跑下来接我。

“今天下班早就过来看看,没打扰你工作吧?”看着他焦急的跑过来,心里突然为自己鲁莽的举动有些抱歉。

“没事,你比那些工作重要多了。”他揽过我的肩膀,直接进了专属电梯。我看到他微微翘起的嘴角,也看到了前台小姐诧异的目光。

把我带进办公室,正巧他的秘书送过来一份文件,他顺手接过,吩咐道:“给夫人煮杯咖啡。”

秘书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他,足足愣了三秒钟,才点头离去。甚至还一步三回头的看我,那眼神,不亚于看到新大陆一般。

本来还没什么,被这么一弄我脸有点红,“谁是夫人,你怎么乱说!”

“我怎么乱说了。”他将文件往我面前的桌子上一扔,坐到我身旁,将我搂进怀里,轻笑道:“你就是我夫人,连孩子都给我生了,你,逃不掉了。”

这话说的又霸道又温情,我垂下头,刚要说什么,目光瞟到文件上的几行字。

第2章 保护,又一个深渊

“你们公司在研究这方面的药物?”

“嗯,怎么了?”伊墨不以为然的将文件拿起来,“卟啉症是世界上目前都无法攻克的难题,患者被视为异类,现在这类患者越来越多,我想,是不是可以研制出一种药物,就算不能够治愈,也至少能够克制,或者说代替卟啉症患者吸食血液,维持正常的生命,就当是造福人类了。”

我点点头,他说的情况的确,想法也是好的,但是这个研究恐怕很难,而且这也不是什么一本万利的事,他自己心里很清楚。作为一个商人,他能有这样的胸襟,让我很佩服。

“只不过……”他说到这皱了皱眉,忽然就停下来不说了。

“只不过什么?”我问。

“没什么。”伊墨说。

我愣了下,直觉他是有话没说完,刚要再问,办公室的门响了,他看了我一眼,说了句“请进!”

“伊总。”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,眉头紧锁,正要说什么看到了我,马上闭了嘴。

伊墨顺着他的目光看了我一眼,“没事,我太太。”

再次听到他这样说,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不得不承认,心里是很甜的。

那个人怔了下,“研究出问题了,现在没办法进行下去,目前的实验怎么做都不对,今天李芳还差一点中毒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伊墨拧了下眉,紧张的问道:“人呢,现在怎么样?”

“伊总你别着急,幸好咱们的安全措施都是最好的,人没事,只是眼下我们都没接触过卟啉症实例患者,另外,如果现在能找到卟啉症患者的血液,有些问题我相信也会迎刃而解。”

男人的话,像是一记响雷敲在了我的心上,他说的这些,我都具备埃抓着伊墨的手臂道:“我可以帮你。”

伊墨和那个男人同时看向我。

“不行,你是公职司法人员,这样对你影响不好。再说,你白天要上班,哪有时间。”伊墨想都没想一口拒绝。

我明白他的顾虑,他是为了我好,心里是真的很暖,“不会的,我可以下班过来。”我说:“不会有影响的,我现在正好在跟着李科研究血液的课题,其中就包括卟啉症,都是造福人类的好事。”

其实李科是研究血液在尸检中的一些作用,这就要把特殊血液问题也列出来。其中就包括卟啉症患者,涉及到的问题还挺繁琐的,也勾起了我的兴趣。但是我们研究的方向不一样,并不能让我去单独研究这个,有些地方也不方便。而现在伊墨这里正好能提供这样的条件,于公于私都是件好事。而且,我看着他着急,我心疼。

“你这样两头跑太辛苦了,不行。”

“怎么辛苦了,你看……”我把时间安排都说了一下,又说了各种让他答应的理由,好说歹说,加上那个工作人员的赞成,伊墨最终答应了下来。

就这样,我开始了白天上班,晚上去伊腾公司实验室,两头跑的生活。

一天下午,我照例下班出了警局后去公司准备做实验,可是刚到门口就被一大帮人给围住了,都是伊墨公司的管理层,说公司机密文件丢失。

一张张指责的脸孔,一句句义愤填膺的话语,让我大概听明白了情况。

原来公司有关我研究项目的资料突然不见了,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我。

那些资料很重要,都被放在伊墨的办公室柜子里,而最近一段时间也只有我能够接触。还有我都是晚上过来,这个时候其他的员工也都下班了。调取公司的监控,资料丢失的时间里,也只有我和伊墨出入的画面。

伊墨是公司老板,自然不会偷取自己的资料,一时间我百口莫辩。

正在我焦急的为自己辩解的时候,伊墨突然从身后出现,站在了我的身边,一只手臂将我搂进怀里,“都安静!”一声低吼,刚还一片嘈杂顿时变得鸦雀无声,“陆心悠是我的未婚妻,我的一切也将都是她的,包括这公司。你们觉得,她会傻到把自己的钱往外送,偷自己家的东西给别人?”

众人皆沉默,可从那些眼神中我依然看得出,大家只是被伊墨的气场震慑,根本还是不相信我。

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不安,伊墨搂着我的手臂紧了紧,又道:“资料丢失的事情我会调查,大家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,但是如果我听到有关心悠的不实言论,别怪我伊墨翻脸无情。”

说完,在众目睽睽之下,搂着我大步进了总裁的专属电梯。

一直到办公室,他都板着一张脸,没再说话。我看不透他的情绪,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气息。

房间里的气氛一度降到冰点,这种感觉压的我有点喘不过气,好半天,他突然一阵风似从背后抱住我。

“伊墨!”我轻声唤道,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扑在我的脖颈上,心中阵阵悸动。

“心悠!”他说,声音有些沙哑,更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一样,“学会保护自己。”

“嗯?”我以为他是说刚才在楼下,抿唇笑笑,“都是你公司的员工,他们没对我怎么样。”

“不要轻信任何人,眼睛有时候会骗你,记住,不管发生什么事,用自己的心去看。”我皱了皱眉,觉得他有点奇怪,但也还是点点头,“所以,你相信我?”

“从来不怀疑。”他说:“陆心悠,我一辈子都不会怀疑你,不管什么事。”

简单的一句话,并没有华丽的辞藻,也不煽情,但却犹如寒冷冬日的暖阳,瞬间把我包围,让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安心,那是一种就算是全世界都背弃我都无所谓的感觉,只要有他。

我转身,“谢谢你这么相信我,我不会背叛你的。”

他摇摇头,额头抵着我的轻轻蹭了蹭,抬起我的下巴,在我的唇上印上了一个深深的吻。

阳光透过窗子打在他的身上,我看不清他的脸,却能够深深感受到他此时跳动的心脏。

我知道公司里的人虽然现在嘴上不说,可心里看我都当贼一样,为了自己,也为了不辜负伊墨的信任,不让他为难,我加班加点进行研究工作,甚至有时候就睡在了实验室。

日子过的很忙碌,伊墨很心疼我,常常责怪自己当初不该让我加入进来。我总是笑笑说没事。他说,等这个事情结束了,就跟我举办婚礼。那时候,我是幸福的,憧憬着和他走进结婚礼堂,过上一家人快乐的生活。

可没想到,我并没有等来婚礼,而是等来了背叛……

第3章 车祸,到底是谁?

研究的进程还算顺利,就在快要完成最后一步的时候,有个实验怎么做都不对,我想了想,请教了李科。可是当听到李科给我的解答后,我整个人都呆住了,怎么会这样?

按照李科对药物的解释,那伊腾公司的研究就很可能涉及到违禁品药物的问题,这不是小事。

等不及下班,我就请了假跑去公司找到伊墨,想劝说他放弃研究,可是就在这时候,我接到了局里打来的出警电话,匆匆忙忙的赶赴现常

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一次出勘现场,几乎断送了我和伊墨之间的所有情义。

现场在护城河边,被害人是从河里打捞出来的,根据现场的情况看,是抛尸,而且嫌疑人有交通工具。

“这车辙……”我蹲在地上,眯着眼睛看着地上的轮胎印,脑子里猛地闪过一抹精光,整个人为之一振,脑袋一阵晕眩,摔倒!

四年了,整整四年了!这件事在我脑海里四年都不曾被忘记!

“陆法医,你怎么了?”负责痕迹检验的林睿扶了我一把,关切的问道。

我怔了怔,目光依旧盯着那些车辙印,猛地站起身,沿着车辙印一路追寻。

“陆法医,陆法医……”身后,林睿急忙跟上,“你怎么了,发现什么了吗?”

我摇摇头,顾不上说话,一直走出好远,直到车辙印消失在交叉路口,“是他!”

“是谁?”林睿十分敏锐的问我,“陆法医,你是不是对嫌疑人有什么想法?”

我咬了咬唇,看了他一眼,扭头跑回了尸体旁边,故作镇定的进行尸表检验。

虽然我对这个车辙印非常肯定,但必经过了四年的时间,我深知证据的重要性。尤其是现在,我得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按照惯例将尸体运送到殡仪馆的法医中心,我对尸体进行了解刨后,心里更多了一层疑虑。

被害者居然是卟啉症患者,严格来说,应该是携带一种类似于卟啉症,但比卟啉症更加厉害的血液病毒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带着这种惴惴不安的情绪,回到局里,专案组正在等着我开讨论会,交警大队的监控录像已经全部都调出来了。

我看着屏幕上的画面,心里的猜测彻底得到了证实。那辆黑色的奔驰越野车,即使是化成灰我都认得!

我感觉整个胸腔都在颤抖,喉咙堵得发涩,如果不是在会议室,我一定会哭出来,会嘶吼,我终于找到线索了!

四年前,虽然当时情况危急,又是夜里,可作为一名从警人员的基本素养我还是有的。我记得很清楚,就是这辆车,撞了我妈妈!

那车辙印就是最好的证据,当时我只是觉得车辙印有些特殊,后来我是找人咨询过的,这种车辙印是经过改装的轮胎才会有的,而且,不是普通的改装,所以我记得非常清楚!

此时此刻,我确信,这不是巧合。

深吸两口气,让自己镇定下来,将我的尸检发现详细的跟专案组的人说了一遍,当然,有关这个嫌疑车辆和我母亲当年的死亡有关的话,一个字都没说。

如果让局里知道的话,避嫌条例,我将失去参与案件侦破的工作。我不能,我要亲手将那个凶手绳之以法。

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事件,把我想要劝伊墨停止研究的话抛到了脑后。

回到家,已经是半夜了。伊墨做了饭菜等我,我却毫无食欲。心里想着事,敷衍的吃了几口便借口累了上床睡觉。

只是这一夜,我噩梦连连。梦里不断的出现四年前妈妈倒在血泊里的场景,还有我抱着她坐在大雨里无助的画面。

“妈,妈,不要离开,妈……”

“心悠!”

我从睡梦中惊醒,伊墨担忧的脸庞映入眼帘,这一瞬间,我的眼泪毫无预警的决堤而出。

“伊墨!”猛地坐起身一头扎进他的怀抱,颤抖的身体有了一些缓和。

“没事了,有我在。”他轻声哄着,温厚的手掌轻抚我的脊背,“梦到妈妈了?”

“嗯。”我抽抽搭搭的点点头,“一定是妈妈在天有灵,指引我寻找凶手。”我说:“你知道吗,四年了,妈妈的死在我心里始终是个结,我其实一直都想要找到凶手,今天在案发现场,我看到了那个车辙印,那个当年撞死我妈妈的车辙樱”

“什么样的车辙印?”伊墨闻言,突然皱眉问道。

“就是那种改装过的。”我一边说一边比划着那种特殊的轮胎纹理,“现在,我唯一不能够确定的是,开车的和四年前那个到底是不是一个人。可惜,在受害者身上并没有找到凶手的DNA,所以,我想查找那辆车,看看能不能获取到别的线索。”这样,就可以和我妈当年案件的DNA资料进行比对。

“你的意思想要自己查?”伊墨把着我的双肩,眼神里划过一抹不知名的情绪,“你别轻举妄动,会很危险。”

“我总不能无动于衷,让凶手逍遥法外。”即便知道很危险,我也不会放弃!

“你可以告诉刑警队的同事来查。”

“那我就会失去办案的权利,我一定要亲手抓到他。”如果不能亲手将凶手绳之于法,我也不会安心。

伊墨沉默了好一会儿,似乎欲言又止,半晌,揽着我躺下,“睡吧,别想太多。”

自此以后,我每天晚上从公司的实验室出来,都跑出去偷偷的寻找嫌疑车辆的线索,伊墨劝说我好几次让我不要单独行动,我表面上答应,夜里照样我行我素。

虽然还是没什么线索,可我就是有种预感,真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了。

这期间我终于找了个时间,跟伊墨说了公司项目的严重性,屡次劝他停掉研究,可他不听,说我小题大做,为此我们闹了很大的不愉快,甚至开始了冷战。

直到一个星期后,伊墨拿着一份资料满脸气愤的回到家,满脸失望的质问我,“真的是你出卖我?”

《穿过荆棘拥抱你》

余下章节,敬请关注

《此文本出自于【爱米小说文学】(公)(众)(号)》

荆棘疙瘩什么时间去皮好?

朋友您好,这个季节就应该可以了,1。手工去皮,需要准备的工具是凿子,锤子。先找个比较低的椅子坐下,用双脚夹住疙瘩,用凿子 锤子由上往下去除疙瘩的外皮。优点,不论干料湿料,均可用此方法,缺点:比较累人速度较慢,注意实现切勿由下相上去皮。

2。

工具去皮,准备工具,角磨机,钢丝轮,百叶片,吊磨 各种磨头,台钳,护目镜。将疙瘩用台钳夹住后,用角磨机安上钢丝轮,直接用钢丝轮打掉疙瘩皮即可,切记推送方向要呛着角磨机走,不能顺着角磨机打皮。待大面积外皮去除后换上百叶片去除未去除的地方。痂皮处用吊磨去除。

注意事项:去皮时必须握紧角磨机,带好护目镜。避免自己受到伤害,优点是此方法去皮后疙瘩外表可基本保持原样,和原色。缺点是去皮后双手酥麻,和极易被钢丝轮上掉下的钢丝扎伤。

3。水煮去皮,此方法较适用于湿料,准备工具,大锅,炉灶,盐半斤,铁钩一个,铁刷子一把。

将疙瘩直接放入冷水中浸泡半小时,倒入盐,生火,开锅后,持续煮3-4小时,熄火,然后浸泡3-4小时,在后用铁钩勾取疙瘩外皮,能勾去,即可取出,用铁钩

勾去疙瘩外皮(不能勾下就继续煮直到能勾下来)全部勾下后用铁刷子刷去污物。放阴干处阴干即可。

注意,干疙瘩用此方法要浸泡4-5小时后在煮,浸泡时不能放盐。有点更加完整的剥去疙瘩皮,缺点疙瘩外皮将变成黑色或者灰色。

4土埋去皮,准备工具,塑料布,牛粪,铁锹。找个日照足的地方,用塑料布讲疙瘩包裹严实,挖坑将包好的疙瘩放入,用牛粪掺杂黄土讲包好的疙瘩埋好。

3个月后取出。外皮会自然脱落。也可将疙瘩直接用塑料布包好后用土埋下,半年后取出直接去皮。注意事项,不能埋放在过于潮湿的地方。优点去除外皮完整,可完整的保留疙瘩的全貌,不易开裂。缺点耗时长,疙瘩去皮后颜色变深,油性差。并有阴皮现象。对花色影响较大。

备注:此几种方法本人推荐第二种。速度较快,保存的疙瘩也较完整,缺点就是打出来的疙瘩必须立即封存,或上蜡保存不然容易开裂!很高兴为您服务,希望我的回答对您有所帮助,谢谢您的支持和鼓励。

版权声明 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cfxiaohaopifa.com/cf/8459.html
1.文章若无特殊说明,均属本站原创,若转载文章请于作者联系。
2.本站除部分作品系原创外,其余均来自网络或其它渠道,本站保留其原作者的著作权!如有侵权,请与站长联系!
扫码二维码